当前位置:首页>历史秘闻>樊哙>

[众神之域]楚汉经典单挑,项庄VS樊哙

项庄头顶玄铁盔,跨骑乌骓马,手执大铁戟,背后熊皮大氅迎风猎猎,犹如一尊来自天界的战神,只是纵马在阵前飞奔了两个来回,再以手中铁戟往前虚虚一引,五千楚军顿时便山呼海啸般欢呼起来。勒马回头,五千汉军已经逼近到了千步以内。下一刻,汉军阵中也响起了……

专题: 樊哙性格 陕西历史博物馆 真实的顺治和董鄂妃 香港历史博物馆怎么去 

项庄头顶玄铁盔,跨骑乌骓马,手执大铁戟,背后熊皮大氅迎风猎猎,犹如一尊来自天界的战神,只是纵马在阵前飞奔了两个来回,再以手中铁戟往前虚虚一引,五千楚军顿时便山呼海啸般欢呼起来。

勒马回头,五千汉军已经逼近到了千步以内。

下一刻,汉军阵中也响起了绵绵不息的号角声,苍凉悠远的号角声中,两千汉军甲兵缓缓向前,列队完毕又将手中的大盾往地上重重一顿,扎住了阵脚,旋即阵旗大开,数十骑越阵而出,当先一人,身披重甲,赫然就是樊哙。

项庄微微扬起手中大铁戟,五千楚军的欢呼声顿时嘎然而止。

项庄这才催动乌骓马缓缓上前,离汉军本阵还有一箭之遥时始才勒马止步,旋即厉声大喝道:“大楚上将军项庄在此,谁敢与我一战!?”

“吼!”

“吼!”

“吼!”

话音方落,五千楚军便纷纷以戟顿地,或者以剑击盾,大吼示威。

对面阵中,樊哙霎时便蹙紧了眉头,项庄这小虾米,骑个乌骓马,拿个破铁戟,就真拿自个当项羽了?不过这样的小虾米可不值得老樊亲自出手,当下樊哙回顾身后诸将道:“谁敢出阵取了项庄狗头?”

别部司马罗睺应声出列,厉声大喝道:“小将愿往!”

说罢,不等樊哙答应便已经催马出阵,直奔项庄而来。

在这个时代,武将参与大规模的混战时,肯定会选择步战,因为马战太消耗体力,不过武将之间进行单挑时,却大多选择马战,因为马战更具杀伤力,而且对于武将来说,短时间的马战并不会造成他们体力上的透支。

看到有汉将出阵应战,项庄便微微扬起大铁戟,纵马相迎。

凛冽朔风从耳畔呼啸而过,脚下的大地正如潮水般往后倒退,只片刻功夫,项庄及汉将罗睺便已经两马相交,项庄大吼一声,抡圆大铁戟便往汉将罗睺身上横扫而去,汉将罗睺不甘示弱,也抡圆了铁戟针锋相对地扫了过来。

只听“锵”的一声炸响,汉将罗睺便猛然从马背上倒飞而起。

汉军阵中顿时便响起了一片惊呼声,樊哙也不由得瞪大了眼睛,素以骁勇而著称的别部司马罗睺,交手仅一合便被项庄扫下了马背?这怎么可能!?项庄这小虾米,难不成是项羽附体了?否则怎么可能如此骁勇?

楚军阵中则爆起了山崩地裂般的欢呼声。

不管是生性率直的桓楚、季布,还是性格刚毅的钟离昧、萧公角,甚或是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虞子期都跟着歇斯底里地咆哮起来,荆迁、高初以及五百亲兵热血激荡之下,更是忘形地以拳头疯狂地捶击自己胸甲,状如野兽,嘭嘭作响。

远处,寿春城头,虞姬正在秦渔的护卫下远远观战,目睹项庄如此神威,虞姬不可遏止地忆起了项羽的风采,大王啊大王,你真的已经不在人世了么?虞姬多想追随你于九泉之下呀,可是,虞姬又答应过你,一定要亲眼看到楚国复兴……

两军阵前,项庄已经纵马追上落荒而逃的汉将罗睺,照着罗睺背心只一戟,罗睺仆地便倒、横尸当场,项庄又两戟砍下罗睺人头,然后以戟尖戳住再高高挑起空中,霎那之间,五千楚军便越发忘形地怒吼欢呼起来。

“楚军威武!”项庄振臂怒吼。

“上将军威武!”

“上将军威武!”

“上将军威武!”

五千楚军山呼响应,士气空前高涨。

项庄又把汉将罗睺的人头远远扔回汉军阵前,汉军顿时军心浮动,士气消沉。

樊哙见状顿时怒火攻心,想当年在鸿门宴上,他连力能拔山的项羽都不曾放在眼里,又岂会惧怕项庄这只小虾米?当下樊哙便欲催马出阵,不过没等他出马,假司马高先、姜渭早已经双双催马出阵,舞戟直取项庄。

“来得好!”项庄大喝一声,当即催马相迎。

相距尚有百步之遥时,项庄忽然绰戟于马鞍之前,旋即于马背上挽弓搭箭,照着前方只一箭,正中汉将姜渭咽喉,姜渭应声坠马!汉将高先见状顿时猛吃一惊,料想自己一人断然不是项庄对手,当下勒转马头往斜刺里落荒而逃。

项庄马快,催动乌骓马只片刻便追上了高先。

只一戟,血光崩溅,汉将高先那颗大好头颅便已经飞上了半空。

项庄再次勒马转身,又以滴血的大铁戟往前狠狠一引,五千楚军顿时便排山倒海般怒吼起来,不少楚军悍卒心情激荡之下,干脆撕开了身上战袍,露出了又浓又密的胸毛,然后一边使劲捶击自己胸膛,一边野兽般狂嚎咆哮,其形其状,简直疯狂到了极致!

足足半盏茶功夫,项庄才微微扬起左手,五千楚军的咆哮欢呼声才逐渐息止。

项庄催动乌骓马,再次上前数步,旋以大铁戟遥指汉军阵前的樊哙,直接搦战道:“樊哙,匹夫,可敢与我一战!?”

“项庄小儿,找死!”樊哙自负武勇,连项羽都不怵,又怎么会把项庄放在眼里?先前没有应战,只是不屑出手罢了,现在见项庄只是斩了几个汉军小将便在阵前耀武扬威,哪里还按捺得住,当下飞马出阵,舞戟来战项庄。

项庄的瞳孔霎时急剧收缩,心头更是一片寒凉。

樊哙身为刘邦麾下头号猛将,其武力又岂是此前斩杀的几员汉将可比?鸿门宴上,连项羽都对樊哙忌惮三分,项庄又岂敢大意?

凭心而论,项庄是真不想跟樊哙单挑!

作为三军主帅,项庄更不应该有此匹夫之举!

但是,项庄别无选择,今天他必须跟樊哙来一场单挑,他不仅要跟樊哙单挑,而且必须赢得这场单挑!只有赢得这场单挑,项庄才有可能取代项羽成为楚国新的神祗,只有赢得这场单挑,项庄才有机会取代项羽成为楚军新的精神支柱!

一个国家,没有神祗是断然不行的!

一支军队,没有精神支柱更是万万不行!

所以,项庄必须取代项羽,他别无选择!

霎那之间,项庄的眼神就已经变得前所未有的冷厉,樊哙如何?项羽又如何?我项庄横戟立马,试问天下,谁敢争锋!?

“杀!”项庄轻催乌骓马,风卷残云般迎向了樊哙。

电光石火之间,两马已经堪堪相接,项庄、樊哙手中的大铁戟在空中狠狠相撞,顿时绽起一声激越的铮鸣,旋即两马错身而过,项庄跨骑在马背上的身形岿然不动,而樊哙雄壮的身躯却明显晃了晃,险些从马背上滑落。

在楚汉两军将士眼里,这第一回合的交锋,项庄明显占了上风。

霎那之间,楚军将士便再次山呼海啸般欢呼起来,而汉军则越发士气低落。

樊哙纵马飞奔出去足有百十步远,始才缓缓勒马回头,再举戟遥对项庄时,樊哙的眸子里终于流露出了一丝罕见的凝重。

对面,项庄心头更是一片凛然!

刚才那一下碰撞他看似占了上风,其实不然,两戟相交时,狂野的力量倒卷而回,项庄险些铁戟脱手,直到现在,他都依然感到双臂酸软,虎口发麻,显然,樊哙的膂力要比他强不少,若不是借助马镫之利,项庄只怕已经坠马落败了!

但是,既便樊哙膂力远胜于他,今天也是必败无疑!

因为项庄拥有马镫,人马合一,十成武力可以发挥到十二成,而樊哙却只能依靠双腿夹紧马腹,脚下无根,十成武力只能发挥出六成,此消彼长,高下立判,除非樊哙能够在第一个回合就将项庄斩落马下,否则,今天这场单挑他就已经输定了!

“哈!”项庄再次催动乌骓马,迎向樊哙,樊哙又岂肯示弱?

两人走马灯似地厮杀了五十多个回合,樊哙终于体力不支。

项庄却是越战越勇,再次催马杀回,旋即暴吼一声,手中足有六十多斤重的大铁戟已经带着刺耳的破空声,狂野无匹地扫向了樊哙。

樊哙体能透支,力不能举,只得横戟招架,只听得“锵”的一声炸响,樊哙强壮的身躯便已经从马背上往后倒飞而起。

霎那之间,楚军阵中便震天价地欢呼起来。

反观汉军,则纷纷面露惊惧之色,士气更是跌落到了谷底。

不过樊哙终究是樊哙,虽然落马,却毫无惧色,手持短剑欲做困兽之斗,不过,项庄却根本不可能再给他任何机会了,借着战马冲锋的巨大惯性,项庄又是一戟斜挑,正中樊哙胸甲之上,樊哙胸甲尽碎,重逾三百斤(汉斤)的身躯也像风筝般飞了起来。

一直飞出几十步远,樊哙的身体才重重坠地,这下却是受了致命伤了!

两军阵前顿时变得死一般寂静,不管是神情亢奋到极点的楚军将士,还是士气低落到冰点的汉军将士,这一刻全都睁大了眼睛,全都屏住了呼吸,整个战场上,只有乌骓马沉重的呼噗声以及沉闷的马蹄声清晰可闻。

樊哙的身体抽搐了两下,然后挣扎着坐了起来。

项庄缓缓勒转马头绕到樊哙身后,然后翻身下马,左手执戟,右手持剑,剑戟双刃交叉置于樊哙左右颈间,旋即蓦然回头,无比嗜血的眼神已经死死锁住对面汉军,汉军阵中顿时响起了一片吸气声,五千楚军却怒发欲狂,一个个吼得嗓子都快哑了

稿件由众神之域提供

樊哙是刘邦同志的连襟,也是汉军领导团队中的重要人物,当然,樊哙有时也会客串一把沛公刘邦的警卫队长。如果说樊哙在鸿门宴之前给人多是一种“猛张飞”的粗人形象的话,那在鸿门宴之后,则应该对这位昔日的“猛张飞”刮目相看了,笔者窃以为,樊哙可算是整个鸿门宴棋局中表现得最为出彩的人物了。你看,当刘邦身处险境之时,谋士张良首先想到要搬的救兵不是别人,正是我们的这位樊哙将军。当得知主子刘邦身处险境之时,樊哙先是“带剑拥盾”勇闯项羽的中军大帐“瞋目视项王,头发上指,目眦尽裂”;然后又是大碗喝酒大块吃生猪肉,直让一个孤傲不群、自视甚高的项羽也视其为“勇士”、“英雄”;这还不算完,后来樊哙还充分利用汉军所特有的道义优势,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对项羽企图谋害功臣的无耻行径进行了一通有理有利有节地狠批,直把一个项羽说得是哑口无言;最后,在刘邦在是“溜“还是“留”举棋不定之时,樊哙又是一番慷慨陈词“大行不顾细谨,大礼不辞小让。如今人方为刀俎,我为鱼肉,何辞为”。你看看,这哪是昔日那个以杀狗为生的屠夫的水平啊,明明就是成熟政治家的高水准嘛!

黎明现身米兰看秀谈《鸿门宴》“杀!”项庄轻催乌骓马,风卷残云般迎向了樊哙。

凭心而论,项庄是真不想跟樊哙单挑!司马迁的《史记》多处写到鸿门宴。但详略明显相异。《项羽本纪》的“鸿门宴”最详,长达1605字。《高祖本纪》、《留侯世家》、《樊哙列传》也有“鸿门宴”的记叙,都写得极简略。

在鸿门宴上,范增见项羽有妇人之仁,不忍心杀刘邦,只好亲自舞剑准备击杀刘邦,但被张良发现意图后找樊哙对付,最后刘邦顺利逃出,张良留下来处理善后。范增痛心良机错失,击破刘邦给他的玉斗,并预言项羽必将败于刘邦。鸿门宴上真正的幕后操控者不是楚王项羽和汉王刘邦,而是他们手下的谋士张良与范增在斗智斗勇,整个过程跌宕起伏。

刘邦是一名相当成熟的政治家,他不仅有政治家的权变之道,而且有政治家的卓越领导才能。刘邦在鸿门宴棋局中的完美表现包括:1.事前随机应变。当刘邦听张良报告说项羽马上要进攻自己时,刘邦并没有因此而惊慌失措,反而显出了他的统帅风度,他迅速地找到了应对之策,项伯的到来简直就是上帝送给他的礼物,他决定从项伯处打开一个突破口,于是乎,他以退为进地对项伯进行拉拢,又是敬酒又是结为儿女亲家,项伯还真是不负刘邦所望,为他想了一个辙“旦日不可不蚤自来谢项王”;2.事中兵不厌诈。当刘邦刚到鸿门拜会项羽时,刘邦先是反客为主地客气了一番,深情地回顾了自己在项羽同志的领导下所经历的艰辛革命历程,直把一个项羽恭维得是飘飘然,然后刘邦又不卑不亢地向项羽解释了一通自己“封闭宫室”、“还军霸上”等行为的缘由,临了临了倒又拍起项羽的高级马屁来,直拍得项羽那叫一个不好意思;3.事后金蝉脱壳。刘邦作为一名政治家,就是逃跑也是极其讲究艺术的,他先是妥善地设计好开溜的具体方式、方法,“沛公则置车骑,脱身独骑,与樊哙、夏侯婴、靳彊、纪信等四人持剑盾步走,从郦山下,道芷阳间行”,然后还精确地计算出出逃所需的准确时间,真正地做到有备无患,万无一失,还煞有介事地把张良留下当做幌子,以便迷惑项羽一干人等,最后还特地有模有样地给项羽、范增赠送了白璧、玉斗等贵重礼物,直把一个项羽弄得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

“项庄小儿,找死!”樊哙自负武勇,连项羽都不怵,又怎么会把项庄放在眼里?先前没有应战,只是不屑出手罢了,现在见项庄只是斩了几个汉军小将便在阵前耀武扬威,哪里还按捺得住,当下飞马出阵,舞戟来战项庄。

本文关键字: 樊哙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